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相机记录,黑白相片

我家,是小家,也是大家。70年风风雨雨的相守传承,小家的变化见证着国家的发展。

作为消费生活的产物,照相机产业在中国的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大众到小众的历程。光影斑驳的照片,定格生活的瞬间,也记录着时代的变迁。

在新中国迎来70华诞之际,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开设“我家70年”专栏,以老百姓的独特视角,讲述70年来发生在家庭里的特色故事,以“小”家看“大”家,从细微处展现安徽社会经济70年来波澜壮阔、翻天覆地的变化。

改革开放之前,照相机是生活中的“奢侈品”,改革开放后,照相机开始普及,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国产照相机海鸥、东风、凤凰、红旗、熊猫等正是在那个时期进入千家万户,逐渐成为国人旅游出行的标配之一。

图片 1

从黑白走向彩色、从半自动走向“傻瓜”、从胶片冲洗到数码打印。如今,智能手机正引领大众进入全民摄影时代,与此同时,无人机的出现更是颠覆了人们传统的摄影思维。

原先东风照相馆的门头

“在光线底下看胶卷”的日子成为一些人的童年回忆,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胶片机拍出来的风格是数码取代不了的”,老相机里藏着光阴的故事。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一人多高的海鸥木质照相机、墙上挂着各个时期的黑白历史相片、刻在花岗岩浮雕上的门头字样……,在老合肥心里,原先位于长江中路原省委对面的东风照相馆不光是一个照相的地方,更是承载了他们对过去的记忆与情怀,多少市民的第一张工作照,第一张全家福,第一张结婚照都是在这里照出的。

胶片上的影像生活 从黑白到彩色

时光荏苒,如今的东风照相馆已经搬到了长江路背面的一排门面房里,那台一人多高的海鸥木质相机也已经足足“服役”了六十年,仍然与老板黄孝冬一起,坚守着这个老字号照相馆。虽然早已进入了数码时代,数码相机和手机拍照越来越成为更多人的选择,但是仍然有不少居民宁愿穿越城区赶到这里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和老板聊几句,寻找那些熟悉的味道。而在黄孝冬的镜头里,也记载了合肥这六七十年来的巨大变化。

20世纪70年代初,10多岁的常夕第一次来到照相馆拍照,“我记得照相馆里面光线很暗,照相机用黑布遮着,拍照的师傅让我坐在椅子上不要动。因为是第一次照相,特别紧张,闪光灯闪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据常夕回忆,当时普通百姓买不起相机,大家都去照相馆拍照,起初照一次是两块钱,后来慢慢涨到5块,照一次相片等了一个星期才取出来。

图片 2

在那个年代,除了照相馆,也有个体摄影师以拍照为生,方圆几十里就靠这一个人,为大家提供上门拍照服务。常夕大女儿的百天照当时就是找的个体摄影师,“一次5块钱,给洗了3张照片。”这在当时是相当昂贵的价格。

蓝色橱窗是照相馆的标志之一

20世纪80年代初,吴国勇毕业之后因工作需要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相机,“我当时买的是凤凰牌的胶片相机,花了100多块钱。”一卷胶卷可以拍36张相片,吴国勇至今记忆犹新,由于胶卷这种珍贵的“不可逆”属性,每一次按下快门必须慎之又慎。也正因如此,当年每一张洗出来的照片都显得弥足珍重。

半个世纪前 照相对常人来说是个“奢侈品”

20多年前,马明还只是个孩子,回忆起第一次接触相机,“好像取出胶卷的时候要格外小心,大人们经常说一旦曝光了照片就白费了,我小时候倒是觉得在光线底下看胶卷比看相片更有意思,看不清细节,但就是觉得好玩。”

7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东风照相馆,这时的顾客还不算多,黄孝冬正站在门口和街坊邻居聊天。听了来意,他热情地招呼记者进去坐下,随着话匣子的打开,老人的回忆也追溯到了六十年前。

摄影爱好者文娜觉得,胶片相机代表着一个时代。“尽管现在各式各样的数码相机,但胶片机拍出来的胶片风格是数码相机取代不了的,只能通过后期去模仿,我现在也在学习仿胶片调色。”

1958年,随着全国公私合营的浪潮,合肥的服务行业也进行了合并,从这年开始,东风照相馆开始对市民开放营业,而在此之前,这里还只是一个服务于省委的内部照相机构。

真正让照片里的记忆鲜活起来的,是彩色胶片的普及,上个世纪80年代初,魔法一般的技术使得彼时国内的相片完成了从黑白到彩色的飞跃,并在一线城市盛行。

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黄孝冬如数家珍。在那个年代,拍一张相片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只有家境还不错的人家,才会在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人过生日、结婚这样的大日子里,来照相馆照一张相。“每到过年来照相的人最多,每天能有百把人,挨个排队取号等着叫号。我们从大年初一就要开始忙,连忙三四天是很正常的事情。”

摄影爱好者吴国勇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从1984年拥有第一台相机后主要是玩彩色胶卷,富士、柯达还有国产的乐凯,也有玩这些品牌的黑白胶卷。”

图片 3

据市民王涛回忆,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彩色胶卷迅速普及,他感叹道:“还是彩色的好看,我第一次拍彩照感觉很神奇!改革开放真是使我们大家的生活进步了!”

八十年代一对新人在照相馆里拍婚纱照

数码时代崛起 胶卷走入历史

一直到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这段时间是东风照相馆最为风光的时期,五角钱一张照片,对很多家庭来说,仍然是一件“奢侈品”。照相要排队,有时候还要找关系,要是谁能认识一名照相师,在朋友眼里都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的照相机工业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60年代,全国照相机生产量继续上升。70年代前半期,照相机工业开始复苏,1973-1975年,全国的照相机厂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或重建,照相机的产量稳定上升。

黄孝冬告诉记者,那时候物资紧缺,合肥人大多数都是穿着土布做的褂子和裤子,大部分人衣服上都带着补丁,尤其是屁股和膝盖这两处,最容易磨破,所以经常能看到补丁摞补丁,密密麻麻的针脚一圈又一圈,男女在衣着上差异不大,颜色大多数以黑色和蓝色为主。

到了改革开放初期,随着电子自动化技术的进步,我国照相机进入史上的“黄金时代”,并走入千家万户。

图片 4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家庭用相机中开始出现一个新鲜词——“傻瓜相机”。为什么叫“傻瓜”?因为任何普通人,就算没学过摄影技术也一样可以拍摄照片,不用调焦距,只需按一下快门,就可以拍下照片,然后将胶卷送到照相馆冲洗照片即可。价廉物美,使得“傻瓜相机”风靡一时,进入很多寻常家庭。彼时,相机再也不是什么神秘之物了,成了普通家庭日常娱乐休闲必备的工具之一。

烫波浪头已经在八十年代已经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

从黑白到彩色无疑是胶片相机的一大进步,而九十年代末我国照相机业再次面临重大变革,数码相机的出现将彩色胶片推下历史舞台,胶片相机也逐渐走下神坛。

改革开放后合肥人变得越来越“潮”

据网易数码报道,20世纪90年代末的海鸥照相机曾一度面临资金问题。渡过难关后的海鸥开始思变,于1998年成功试制了国内第一台数码相机,开启了中国数码相机之旅。

在六七十年代,东风照相馆曾经在墙上挂出了明文规定,不准奇装异服,不准浓妆艳抹,不准烫头发,只能穿一种颜色。

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营运总监王文超告诉新京报记者“海鸥最辉煌的时候就是在20世纪90年代,年销售额达几个亿人民币。”1958年到2000年,海鸥相机的总销量达2200万台。

但从七十年代末开始,东风照相馆内部的布景慢慢发生了变化,单一的背景布变成了水彩粉手绘的巨型背景,这在当时的合肥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是逍遥津小桥流水,还是欧式吊灯钢琴,都受到当时的合肥人欢迎。很多老合肥应该还记得,照相馆里摆放了一匹大马,是很多孩子前来拍生日照必选的道具。

王文超表示,1985年到1995年,这是海鸥的黄金十年也是国产照相机的黄金十年。

虽然布景从单调的黑白变成了彩色,但在八十年代前还只有黑白相片,要想有彩照,全得靠人工后期着色,完全就是看摄影师对色彩的理解和把握,一直到了1984年底,合肥市的照相馆开始试点彩色胶卷。

到了2000年左右,国产照相机厂陆续停产胶片相机。

“那可是个稀罕物”,黄孝冬说,东风照相馆在合肥市第一个试点彩色胶卷,他们当时拿到的是一卷富士胶卷,一群人都没用过,围着相机讨论来讨论去。当第一张彩色相片被冲洗出来后,大家都赞不绝口,“可以很准确地还原了拍摄对象的色彩。”

就在胶片相机还没有消失殆尽的时候,数码相机也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伴随着改革的春风从沿海吹到内地,合肥人的审美也在逐步发生变化。烫大波浪头,连衣裙,遮阳帽,蝴蝶结,都些是女孩子们的心头好,男孩子穿起了喇叭裤,带着“蛤蟆镜”,。衣服的材质变得丰富起来,纯棉的细布慢慢取代了老式的粗布褂子,“的确良”则成了众人眼里的稀罕物。“那时候如果能穿一身的确良的上衣和裤子,我们俗称是‘上的下的’,说明这户人家条件绝对不差。”而在服装色彩上也不再是一水的蓝色黑色,白色、红色、粉色,街头的颜色开始绚丽多彩。

2016年10月,日本国际相机摄影器材工业协会发布的一组图表数据显示,2010年,全球数码相机整体出货量达到最顶峰,为1.215亿部,而此后连续6年下降。2015年,这一数字已少于2003年,2016年出货量为1300万部,仅为2010年的10.7%。

图片 5

据王文超介绍,现如今国内的照相机厂只有海鸥一家仍然在生产数码相机,但是由于市场份额很少,“基本上也不做了”,“主要做相机定制,像一些特殊行业,比如医疗、美容、检测等行业,根据他们的需求给他们做定制相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位姑娘在照相馆里拍的肖像照,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审美潮流

相机走向小众 “从摄影中得到更多”

在照相馆的墙上,记者看到两张八十年代女孩子的肖像照,其中一张女孩子带着遮阳帽,配搭了浅绿色的衣领,螓首半低,笑靥如花,美丽而时尚。黄孝冬说,这个姑娘当时来拍照的时候才20多岁,如今已经五十多了,这三十年来她一直来这里拍照。

数码相机为何跌落得如此之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根本原因还是拜技术所赐,当年数码相机凭借技术优势打败了胶片相机,如今智能手机同样以灵活的拍照技术优势完胜数码相机。

到了九十年代后,随着资讯传播越来越发达,合肥市民的衣着审美开始紧随一线城市,大城市有什么最新的穿衣潮流,合肥人也能紧跟其后,这些都在黄孝冬的镜头里一一体现了出来。

一位90后摄影爱好者告诉新京报记者,“想拍好照片当然还是需要专业的设备,而手机便于携带、容易构图、清晰度也够,如果对照片质量要求不是特别高或者没有特别多的需求,用手机拍照真的够用了。”

60岁的老相机受到不少市民的追捧

在数码时代的摄影普及进程中,用户的“美颜”需求开始被商家注意和重视。据相机360于2015年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用户手机摄影男女比例1:2.8。对于女性而言,除了方便快捷之外,手机软件提供多种滤镜和美颜模式对她们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谁不希望自己拍出来是美美的呢?”

2006年,东风照相馆改制为私营企业,黄孝冬将其承包下来;2007年,照相馆引入了数码相机;2008年,因长江路拓宽重建,原来路两边的很多老建筑都被拆除,这其中就包括东风照相馆。原先花岗岩的门头和标志性的蓝色橱窗都不见了,店面也搬到了长江路背面的一排门面房里,但是黄孝冬仍然坚持将这个照相馆开下去。

2014年,在美国《时代》周刊年度25大发明评选中,自拍杆上榜,理由是“让用户能把手机放到双手够得着的范围之外取景的自拍助手真正达到了增值效果。”

图片 6

毫无争议的事实是,手机拍照开启了全民摄影时代,这是胶片相机、数码相机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因此,无论是胶片相机的停产、还是数码相机的销量下滑,也都不难理解了。

黄孝冬正在用老式的海鸥相机给一名顾客拍照

对于一些专业摄影师而言,他们希望从摄影中得到更多——表达内心、关注和反应社会问题,记录社会现象。

在照相馆里,记者看到了那台颇有传奇色彩的海鸥木质相机,别看机子已经有足足60岁的“高龄”了,但仍在坚持为顾客服务,“全合肥市还能正常使用的大概也就是这一台了”,黄孝冬说。

作为一名有着30多年摄龄的摄影爱好者,手中的设备也从胶片相机、数码相机发展到了无人机,吴国勇表示自己对于摄影的认识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以前,他也喜欢满世界追光逐影,用相机去记录生活琐碎。但是最近几年,他的镜头下有了吸毒者戒毒的成败、有了对深圳河历程的探寻、有了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吴国勇说,“我用摄影去记录、去关注、去表达问题,是为了世界更加美好。”

这台充满了复古和怀旧气息的木质相机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拍照。“很多人在网上查找拍摄黑白照片的地方,通过电话找到我们。”黄孝冬印象里最深刻的是一位70多岁的退休老人,从网上看到东风照相馆可以拍摄这种黑白照片,晚上专程打车到店里,请求拍一张黑白照片。这一拍就有好几年的历史了,每到生日那天,这位老人都会专程来拍一张黑白照片留念。

吴国勇用无人机拍摄的一组名为《无处安放》的摄影作品在各大网站和社交平台被疯狂转发。这组作品主要拍摄的内容是共享单车“坟场”,过量投放的共享单车由于已经阻碍了公共交通,被集中堆放在所在城市的某一块空地上。

在数码时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迷恋这台老式相机,黄孝冬认为,首先这台相机照出来的相片很“纯粹”,相片黑得纯粹,白得也纯粹,这种色彩感觉是数码相机所不具备的。另外一点可能就是这台相机契合了各个年龄阶层市民的心理,老年人在这台相机里看到了自己的年轻岁月,而年轻人则是觉得新奇,复古也是一种时尚。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为了这些照片,他历经半年的时间,跑了几十个城市,所拍下的“坟场”近百个,只放出来了20个“坟场”,“因为这些‘坟场’是流动的,所以我得追着拍,时间很赶。”

除了这台海鸥相机,黄孝冬还有一个冲洗相片的暗房,这和满墙的黑白历史照片一起,构成了这个照相馆最独特的风景。

《无处安放》引发了大众的关注,也在2018年7月10日获得了第二届“映纪实影像奖”阿尔帕奖和优秀奖。

时代在变 老照相馆的温情不变

吴国勇还提到许多有思想的摄影师,他们都对现实社会保持着高度的敏锐和观察力,开启了用摄影记录社会的大门。如当代摄影家李政德,他用十年时间拍了《新国人》,将急剧变化中的国人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

“黄老板,帮我把这些相片洗一下”。在交谈中,一对老夫妇来到店里找黄孝冬冲洗照片。老先生今年八十多岁,是这家照相馆的熟客了,“生日照,全家福,我家里很多照片都是在这里照的”。老两口喜欢游山玩水,四处拍照留影,和年轻人在电脑看数码相片不一样,老人喜欢把相片冲洗出来放在相册里,没事翻一翻,摩挲一番,与身边人回味一下过往的经历,每次游玩回来,老人都要来到东风照相馆找黄孝冬帮他处理图片和冲洗。

“向着社会的影像才最具力量。”吴国勇说摄影家鲍昆的这句话让其领悟颇多。

“老人家,天热,有空再来取相片,别急着来。”柜台前,照相馆师傅热情地招呼着这位老先生。虽然照相馆由国营改成了私营,但是这家照相馆的温情服务一直没变,他们为腿脚不便的老人提供上门拍照服务。“经常有人打电话,说老人身体不好,不方便出门,我们就到家里去拍。”黄孝冬说。

进入新时代后,数码照相机在手机的冲击下,规模快速缩减。而随着电脑的普及,巨量的照片可随时装进电脑里,冲印照片的需求也随之减少。在各种技术、市场更新的步履中,照相机走上了小众之路。

虽然时代在飞速发展,合肥也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但是黄孝冬希望自己能和那台海鸥相机一起,将这个承载了几代合肥人记忆的照相馆继续坚守下去。(部分历史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 苏艺)

20世纪50年代中期,照相机工业开始起步;

60年代初,全国照相机生产量继续上升;

70年代前半期,照相机工业开始复苏;

80年代中期,照相机厂开始进入“黄金十年”,彩色胶卷开始普及;

90年代中后期,柯达、佳能等国外品牌进入中国,数码相机兴起;

21世纪初,国内照相机厂陆续停产胶片相机,国产相机的市场地位被国外品牌取代;

2010年,全球数码相机整体出货量达到最顶峰;

采写/新京报记者 阎侠 实习生 樊悦池

本文由皇冠买球官网发布于海外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相机记录,黑白相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